文化资讯
您的位置:主页 > 文化资讯 >

LBE安全大师:移动安全中的创业梦

时间:2014-06-18   所属栏目:文化资讯   点击:172次
导语:创业前,LBE小组活跃于魅族论坛,为魅族M8用户做Andriod移植工作。从兴趣爱好到成为事业,LBE如何成为一家拥有六千万用户的手机安全厂家?
 
 
LBE安全大师创始人、CEO张勇是一个85后,但是见一次见到真人的时候,竟然让人以为他30多岁了。“长得是着急了点。”LBE公关经理笑着说。
 
LBE安全大师是包括张勇在内的LBE小组利用工作之余研发了手机安全产品。2011年到现在,LBE克服了资金紧张、团队成员出走等困境,成为一家拥有六千万用户的手机安全厂家。从兴趣爱好到成为事业,一路走来的张勇,身上有什么样的故事?
 
做LBE安全大师是因为SP吸费
 
2008年,张勇和两个好朋友成立了一个业余开发兴趣小组,并用他们的网名Lamian(张勇)、Blackfog(黑雾)、Elviess(王明杨)的首字母命名为LBE。直到现在,LBE公司的人还习惯称呼张勇为拉面,面总。
 
创业之前,LBE小组活跃于魅族论坛,为魅族M8用户做Andriod移植工作。小组三人当时都有自己的工作,在论坛做研发仅仅是出于兴趣爱好。但他们做的系统移植受到魅族用户的欢迎,在论坛拥有一群忠实粉丝。彼时,由于某些原因LBE停止Android移植时,还有很多粉丝到小组成员的微博上恳求继续研发。LBE小组因此成名,也为以后Andriod系统的研发打下了基础。
 
那时候的张勇,刚刚23岁。谈起这段“辉煌”的经历,张勇仅用了“这些东西网上都有”就带过了,至于当时为什么离开魅族论坛,为什么不再服务粉丝,他没有多说。
 
凤凰科技看到,在LBE办公室的桌子上,摆着一摞手机。工程师告诉我,这都是用来做测试,进行适配的,有三四千元的三星摩托,也有千元的国产Android机。
 
2010年,Andriod手机开始在市面上流行。一些老的SP厂商看到这个趋势,把目光转向Android阵营。相比于当时统治天下的Symbian和功能机,在Android手机上吸费很容易。张勇说:“我当时经常下载一些APP,发现总有些APP提示要发短信,但是一个锁屏软件、一个快速重启软件为什么要发短信?我感觉很奇怪,就解开软件看,发现软件里有扣费代码。”
 
在功能机上,扣费需要用户发送指定短信,而在Andriod手机上,通过软件能够实现自动发送并删除发送记录,扣费在用户不知不觉间就发生了。
 
“那时已经有专业的公司给APP重新打包,插入吸费代码,用户用了就会中招。当时没有好的方法解决这个问题,于是我就想到做这样一款产品。”他说。
 
由于有Andriod系统移植的经验,经历四五个月的研发,2011年3月份,LBE的第一款安全软件“隐私卫士”就做出来了。“隐私卫士给我们带来了一批海外用户,至今为止,还有国外用户把我们的东西翻成英文分享出去。”同年6月,一位“神秘”用户联系到LBE小组,表示愿意投资LBE。几番沟通后,LBE小组便拿到了天使投资1000万元。这位用户在LBE后来的发展之路上也提供了巨大的帮助。
 
手里握着1000万的张勇,这时才决定彻底辞职,全身心投入到LBE隐私卫士的研发中。
 
创业过程中遇到两次大困难
 
但和大部分的创业者一样,LBE的发展并不是一帆风顺。
 
2011年已经有诸多安全产品出现,例如360安全卫士、腾讯安全管家、安卓优化大师、网秦等产品,拿到天使投资的张勇,首先想到的是市场上进行大范围推广,提高知名度,扩大用户群体。但张勇毕竟不是职业经理人,LBE小组也都以技术人员为主,所以在市场推广上他们遇到了不小的问题。
 
“和很多第一次创业的人一样,LBE缺乏在市场推广上的经验,导致前期投入了一些钱在广告、市场推广、宣传上,后来证明不是一个很好的方式。”张勇说。据悉,这些“被浪费”的钱大概有三百多万,占到了天使投资的三分之一。另外的钱用在了公司经营与人员扩招上。
 
营销推广上的失利导致LBE遭遇了第一个重大挫折:天使投资的钱花光了。
 
2012年下半年,LBE开始入不敷出,每个月的现金在减少。张勇当时非常焦虑,他形容当时的感觉是“很紧张,担心随时就要挂掉。”为此LBE开始精兵简政,降低公司的运营成本。据悉,LBE在最困难的时候减过4、5个人,而当时整个团队才有十来个人。
 
陪他们渡过难关的,是他们的天使投资人,那个“神秘”的用户又追加了一笔投资。关于他的身份,张勇不愿意多透露,只说是产品的一个用户。
 
LBE遇到的另外一个挫折是小组核心成员出走:Blackfog和Elviess相继离开,曾经的三人小组只剩下张勇一个人。“小组的其他成员,可能对产品安全并不感冒,对游戏或者其他领域更感兴趣。当时游戏很火爆,而且是直接有现金收入的行业。”张勇对凤凰科技说。
 
对于一个团队来说,核心成员的出走,可能意味着致命的打击。不过由于LBE前期版本大部分由张勇自己完成,所以他们的离开并没有对产品产生太大影响。但是对于张勇个人,影响可能就不是那么小了。采访中他不太愿意回忆起这段往事,也不愿意过多聊另外两个人的现在,他只是说:“在创业初期,可能更需要合伙人深入的了解,沟通和一致性。”
 
已经是创始人和CEO的张勇,每天的主要工作还是写代码,搞研发,完善产品。刚到LBE办公室的时候,张勇就告诉凤凰科技,采访的时间最好控制在一个小时之内,“那边还有工作。”他说。采访结束,张勇又回到他那个靠窗的工位,对着电脑开始工作。
 
经历了两次大的困难,张勇认识到,研发之外的东西也很重要。他说:“这是一个不断学习的过程,学习管理办法,找到更好的人。LBE小组的松散运营变大后,最重要的可能就不是技术了,可能是管理人,找到更好的人。”经过这两年的发展,他也认识到推广是全方位的事情,并不是单纯的广告宣传,需要有用户的培养、群体的建立,和媒体、同行的关系,“这是个系统的工程。”
 
对创业者的建议:要有充足的准备
 
回忆过自己的创业经历,张勇说:“我创业之前考虑的东西太少,但是假设现在再去的话,我肯定会考虑更多。”
 
“对创业者而言勇气跟谨慎虽然看似矛盾,但是从我看来,应该都是很重要的。”他说,“创业者如果很冲动地去做一件事情,但是冲了一半以后发现,产品并没有经历过小众用户的考验,领导者并没有能力搭起一个完整的团队,没有能力在技术或者市场上引导产品向前发展,那么这是一件挺莽撞的事。”

上一篇:没有了